极限挑战:电动车24小时能跑多远?

极限挑战:电动车24小时能跑多远?

在德国勃兰登堡州劳西茨环的DEKRA椭圆跑道上,我们驾驶保时捷Taycan,在雨中创造了新纪录。为此,我们需要做哪些事情呢?

还好,气候变化还没有侵袭到卢萨蒂亚地区。五月中旬这里的气温还相当冷(11℃),非常潮湿(20升/平方米雨量),而且伴有些雾。“小伙子们,天公不作美呀!”DEKRA赛道经理乌韦·布尔克哈特说道,“相比起在干燥的路面上,雨天里你们需要多耗费10%的电力。” 之前的24小时量产电动车纪录是2842公里。我们觉得这次至少也得能够达到这个数。当然,如果能够完成一个更好的成绩给ams创办75周年献礼那再好不过了。

挑战这项纪录的有保时捷公司的梅克·温科特和ams杂志首席测试员约亨·阿尔比希,以及本文作者米夏埃尔·普法伊费尔。为什么选择保时捷?因为,在做车辆测评的时候,Taycan优秀的特性及能耗表现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得益于800伏电压技术,它有超快的充电速度。另一个原因是,某个大厂在最后时刻突然有些心虚地回绝了我们的请求。而保时捷没有,位于祖芬豪森的保时捷非常自信地给我们提供了一辆后驱基础版Taycan。而且,为了配合充电的稳定性,他们甚至还为我们非常周到地配备了一辆充电卡车。通常来讲,这种卡车会为赛道活动或者作为复杂地形的中转站使用,这省却了我们开车往返两公里去最近也是劳西茨环(Lausitzring)镇上唯一的快充站。我们将这辆充电卡车直接停在了道路旁,它那2.1兆瓦时的电量保证了充电的稳定性。同我们一起参加挑战的还有乌利-迈克·拉德克,他被梅克亲切地称为“多功能经理”。他参与Taycan项目已经多年了,这款车对他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

下午三点是原计划的挑战正式开始时间,可惜天公不作美,瓢泼大雨不期而至。我们只好将开始时间往后推,等雨停的同时还在讨论策略。“最优的方案是,在直道的时候我们用180的速度开,然后进弯开160”,梅克重申之前在魏斯阿赫研发中心制定好的策略。“充电时间也是停车时间,我们应该更优化地使用这个时间。也就是说,我们使用最大功率充电,当电量达到47%的时候,Taycan会自动开始限制充电效率,此时我们停止充电,开始行车,直到电量降至3%到5%之间”。听起来似乎要有很多次停车充电时间。47%的电量相当于40千瓦时多一点,差不多跑100公里Taycan就需要40千瓦时的电量。不过,如此一来,只需要10~12分钟的充电时间就可以将40千瓦时充进锂电池。“我们可以双赛段驾驶”, 约亨慢慢补充道。即便在湿滑的弯道里,也可以接受160公里 /小时的速度。“轮胎浮滑现象不会出现……”约亨边笑边说。骤雨渐渐变弱,只有一些零星雨滴,我们要正式开始了。电池加满,车上准备了对讲机,这样在有突发情况的时候可以迅速请求支援。乌韦还安排了消防待命(我们这是打算开多快?),救护车也已经就绪。

19点22分:Taycan准备就绪,约亨已经抑制不住地想要马上踩下电门,尽管车身上沾满雨水,我们还是将杂志75周年庆的贴膜黏到了车身上。我开始倒计时,随着一声不易察觉的电流声,Taycan如鬼魅般冲了出去,通过直道驶往入弯处,24小时计时挑战正式开始!车轮带起一层雾水,原本明亮的刹车灯若隐若现,约亨已经转入弯道,渐渐消失在昏暗的夜里。“我的速度是多少?”“2分钟一圈,已经2圈了。”乌利表示很满意,轮胎压力3.3巴,电池没有过热,约亨驾驶着Taycan一圈圈驶过,而我们被雨逼得不得不退回到用做移动房屋的大巴中。

约亨不再说话。充满的电池还能坚持多久?约一小时后我们呼叫他:“还活着呢?”“电池电量 28%,电池温度39℃,轮胎正常!” 听起来一切都还不错。一会儿该轮到我登场了。等待总是很费神的,气氛也有些紧张,除了两次试驾外,我对Taycan及这个椭圆赛道都不甚了解,尤其还是在雨中。不过也别无他选,逃是逃不掉的。约亨风驰电掣般驶入我们提前准备的临时充电站,乌利早已在此手持充电头准备好了,打开充电口盖,等待20秒,咔哒一声,充电头接上,马上以270千瓦的速度充电。我迅速钻入驾驶舱,调整座椅,准备随时发车。大概11分钟后,电量已经魔术般达到47%,可以出发。驾驶模式调整至“普通”(充电时使用“超级运动”模式),落窗,锁门,开动!

Taycan的起步简直无与伦比。前方一个巨大的浅水洼,方向盘略有些抖,倏忽之间我已将其抛在身后。现在速度已经攀升到180。还没来得及反应,急弯已在眼前。看起来有些悬,不过还能hold得住。几圈过后,夜色如期降临了。我决定,不在弯道中刹车,带着抖动出弯直接加速上直道。在大概10圈之后我已经能够掌握窍门了。“你的行车状况不错,一切正常!”乌利在对讲机那头安抚我。看起来我现在行车方式也是比较节能的,在跑了15圈过后还有11%的电量。

“再开三圈!”对讲机中传来指令。在跑完17圈之后电量已经低于5%,电池快要撑不住了。我心中默念千万不要在我的第一个赛段就抛锚。我小心翼翼地开过最后一个弯道,还好成功了!最终电池剩余2%的电量,梅克将结果输入电脑,这一趟,我一共行驶了104公里。我们还得再跑2700公里,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貌似时间并不太够。现在轮到梅克上场。这位平时看起来特别有型的来自保时捷集团新闻办的伙计这会儿似乎也有些紧张。充电卡车以270千瓦的速度又一次对Taycan进行快充。拔插头,踩电门,梅克驾驶着汽车消失在暗夜当中。我们几个则在商量是否应该不再使用刹车,是否用较低的速度能够明显提高续航等策略。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湿滑路面增加了轮下阻力。

“我得把风扇打开了,没有空调,我啥都看不到了”,梅克通过对讲机说道。空调对于电动车来说,无异于一只电老虎,如果只打开风扇,那还不至于太糟糕。从现在开始我们提高进站频率。约亨开了32分钟后就进站,当然,只开了86公里。雨越下越大,雨刮器、行驶阻力、暖风——我们的电力损耗越来越高,这样下去肯定要失败!在凌晨4点的时候,气氛已经跌至谷底。约亨甚至选错了驾驶程序,用“超级运动”模式开了一个赛段。而路面积水导致的轮胎浮滑现象使我们在直道上也无法全力行驶。我想多加点电,结果充电至51%的时候显示电池温度54℃,太高了。我们最终还是降低了车速,为了使速度更恒定一些,一个赛段接着一个赛段,时间在悄悄流淌。这期间当然少不了咖啡、面包和美味午餐。

首要的是积累更多里程,一切看起来终究还是愈来愈顺利。天公开始作美,雨也渐停,我们已经很长时间不需要使用雨刷,这对降低风阻有很大帮助!在结束前3个小时的时候,3000公里这个数字似乎又成了可实现的目标。我们必须得将进站时机更好地分配一下,这样才能最充分地利用每一瓦电。

此外,我们能够用更快的速度驾驶,直道时速200。我甚至有一次飚到了220,确实很过瘾。开最后一个赛段的是梅克,55%的电量足够他耍43分钟。只见他发起了最后的冲刺,以170的速度进弯,最后一圈的时候他甚至在对讲机里头欢呼了起来!3036公里!他将这个消息通过对讲告诉了乌利,新的纪录就此产生!整整24小时,当Taycan最后进站的时候只剩了1%的电量,而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梅克最后统计,我们此次挑战一共消耗了1308.74千瓦时的电量,相当于149升超级汽油。折合每百公里4.9升油,对于平均时速126.5公里来讲,表现还算不错。充电总共耗时4小时48分,但是充电次数多达30次。保时捷Taycan任劳任怨全程无尿点,只是我们累成了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