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造型越来越激进,是更美了,还是变丑?

汽车造型越来越激进,是更美了,还是变丑?

业界大咖谈汽车设计的潮流

技术进步真的能使我们的汽车更漂亮吗?我们与奥迪、奔驰、宝马和宾尼法利纳的设计负责人讨论了这个问题,大咖们的共识是:革命尚未成功,设计师们必须努力

哪怕是第一次使用,你也能轻松地操作一台Senseo咖啡机,但在日产Micra上却要花30秒才能确定从哪里才能打开尾门。这说明,好的设计不仅仅是 “美丽”,好的设计应该是“有效”的。

在过去的30年里,汽车设计没有什么变化。一个带有散热器格栅的引擎盖,后面是带有两个或四个门的车厢。说实话,如果让孩子们画一辆车,他们画出来的图形几乎适用于任何品牌的车。

*卢茨-弗格纳教授(Lutz Fügener): “近年来,在汽车设计方面没有发生任何根本性的变化*.”

大空间需要新设计

普福尔茨海姆应用科学大学交通设计课程的负责人卢茨-弗格纳(Lutz Fügener)是这样说的。“一直以来,所有的变化都是在普通车辆的形状上进行尝试。设计师们没有创造新的东西,而是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和设计现有的区域。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设计更加清晰,并最终重新找到了自己。我在Polestar、本田e、奔驰EQS或现代Ioniq 5的汽车中注意到这一点。"

事实上,这很明显,特别是由于SUV的蓬勃发展。汽车并没有改变,它们基本上只是变得越来越大。而在制造商将其SUV膨胀到足够大之后,就需要设计师来装饰以这种成长方式产生的巨大表面。目前,大字母和宽大的散热器格栅被用于此。但是,新能源移动出行的需求日益增长正在驱使我们重新思考。这已经在奥迪的首席设计师马克-利希特身上发生了。

奥迪首席设计师 马克-利希特Marc Lichte: " e-tron GT 是我所画过的最美的车.”

内饰成为设计的原点

“空气阻力越小,续航能力越强。我们已将电动汽车的这一基本物理规律作为e-tron GT的设计原则。功能决定形式,美学源于效率。新的设计语言更强调流体力学,从而实现了复杂的空气动力学效果。奥迪e-tron GT的设计构成了未来电动车型设计的基础,”利希特解释说。

在向新能源出行的过渡中,利希特认为这不亚于 “设计有史以来最美丽的汽车的机会”,特别是电动汽车领域。英戈尔施塔特并不想阻止汽车设计的转型,因为这种转型与技术变革相伴而生。恰恰相反,奥迪想推动这种变革。然而,也有一个概念性的部分,因为马克-利希特和他的团队希望在未来能“从内到外”设计汽车,而不再是相反的方式,正如他告诉我们的。”汽车正日益发展成为一个生活空间。而最重要的问题将是乘客如何利用为自己赢得的时间。因此,内饰将成为用户在未来体验新自由的核心"。

是时候与传统决裂

功能决定形式(form follows function)可能是世界上最常被引用的设计原则之一。他归功于美国建筑师路易斯-沙利文,他被认为是高层建筑的精神之父。包豪斯艺术学校后来将该原则作为其设计的指导原则。但是“忠于自己的DNA “可能是 ”不敢有新的东西 "的委婉说法。高尔夫就是一个例子(当然,作为德国原创的畅销车,它也没有辜负对汽车提出的非常保守的要求)。

“设计革命早已如火如荼,“宾尼法利纳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凯文-赖斯说。我们问,这到底有没有必要,对不对?“嗯,你只能在战斗结束后才能判断。当你身处其中时,起初总是不舒服的。但随着技术的巨变,设计也会收到波及,而目前我们就正处于巨大的动荡之中”。

在这种背景下,简单回顾一下也是令人激动的——因为可以注意到,有些个别方面能影响整个设计时代。自1970年代的油价冲击以来,所有的迹象都指向空气动力学——这是为了燃油效率。在随后的十年中,汽车大多具有尖锐的线条和清晰的尾部边缘。突然间,除了空气动力学,似乎没有其他话题了,于是这方面的研究取得了长足进展。工程师们很快意识到,在正确的安排下,柔软和圆形的形状也能取得良好的效果,这时街道上的景象又再次发生了变化。马克-利希特说得非常恰当。“汽车设计是我们生活的世界的反映——既有各种可能,又有诸多限制”。

为了追求更好的空气动力学性能,20世纪80年代的棱角分明的外形正日益让位于20世纪90年代的柔和线条。这可以通过大众高尔夫II和III的例子看出来

变革不是偶然的

所以你看,这也是经济危机、技术进步或汽车界以外各领域的发现和探索,突然对设计产生了全球性的影响。新的制造工艺也会影响设计。由于现代机器能够以高精度弯曲和塑造材料,汽车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造型手法。只要生产工艺方面有了新的进展,设计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近来最大的转变发生在车内。在那里,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巨大的屏幕,传统的按钮和开关消失了。这种变化也有希望应用到外部,这就是为什么狭长的LED灯带和精心设计的灯光图案在今天如此受欢迎。它们应该是为了体现汽车的技术感,”莱斯解释说。尽管在他看来,这一趋势已经有所放缓。”但同时,过量的显示已经导致我们不得不谈论’信息泛滥’的事实。更智能解决方案,如动画平视显示器,正得到认可,它只向驾驶员展示适合当前场景的信息,而不是在驾驶舱内充斥大量信息。”

梅赛德斯首席设计师戈登-瓦格纳(Gordon Wagener): " EQS是一款从内向外设计出来的车.”

摆脱三厢设计

在对梅赛德斯设计总监戈登-瓦格纳的采访中,凯文-赖斯的论点通过一个极具现实意义的例子得到了证实。“可以说,我们是围绕着我们的MBUX操作系统设计EQS的。瓦格纳在总结最新的梅赛德斯电动车型的开发过程时说:”内饰是围绕着超大屏幕构建的,而外观则围绕着内饰。奔驰因此能够摆脱目前豪华轿车的习惯性三厢设计。

设计教授卢茨-弗格纳也立即注意到这一事实。“如果你从视觉上拉长EQS的A柱,你最终会在前轮前面的一个点上结束。这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奔驰官方称这种形状为 “弓形设计”,它在拉斯维加斯的2015年CES技术展上以F015概念车首次亮相。“通过我们的展车和由此产生的系列车型,我们近年来可以说是一次又一次地走在浪潮的前面。例如,我现在已经看到许多厂商的概念车采用了我们的“弓形”风格,我认为这是一种对我们的赞美”瓦格纳说到。

奔驰概念车F015为弓形设计奠定了基础,该设计已在EQS车型成熟运用并投入批量生产.

挑衅是必须的

就在最近,特别引人注目的细节正在被热议–至少在广大车迷中是这样。你肯定能猜到我们在谈论什么了。宝马大幅扩大了一些车型前部的双肾格栅。核心品牌设计老板多马戈伊-杜克(Domagoj Dukec)负责新的前脸设计,他对热议并不感到惊讶。“宝马是一个粉丝多于客户的品牌,这种改变自然会带来大量的情怀话题。我们要的正是这种情感,漂亮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强烈的个性。作为一个非传统的反体制的品牌,我们更愿意选择这种手段。其实我还想提醒你当初X6引起的热议,人们对它的态度简直两极分化:非常喜爱,或者完全不感冒。”

很简单,它需要挑衅。只有极化的东西才能真正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宝马的双肾格栅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但制造商这样做也有技术生产方面的原因。"我们特意将新4系的前部设计得非常大胆。这是为了在整个多年的产品周期中保持汽车的现代性和吸引力,而你只有在第一步就能跳得足够远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不喜欢小步渐进”杜克解释道。

*多马戈伊-杜克(Domagoj Dukec)负责宝马核心品牌的设计:“它不仅仅需要美丽–有时它还必须是性格的力量*。.”

光线是新时代的镀铬装饰

“可持续发展”在今天的移动出行世界非常重要的主题,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向外部世界传达这一主张也是汽车设计界的重要任务。从前,在冰激凌店门前停着一辆喘着粗气的大排量跑车,就可以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但今天已经没有20年前那种流行文化了。”就像当初,制造商们试图用不同的形式来包装跑车的性能。比如把V8发动机装在旅行车上,马上就可以创造一个新的消费类别,”凯文-莱斯回忆说。“但是现在这一招可不管用了,制造商们必须想出更多的办法。”

如今,发挥保护生态相关作用的不仅是技术,还有材料的选择。“你可以说光是新的镀铬,”多马戈伊-杜克奇说。“铬不是一种环保产品,但它有一定的美学吸引力。今天,镀铬装饰件的作用正在被具有动态视觉效果的LED灯光取代,现在许多制造商都用车头车尾的LED灯光来烘托的品牌”。

事实是:美丽的汽车将永远存在,而不断改变的是我们对“美丽”的理解。对制造商来说,这仍然很有趣,因为即使是最先进的独特营销策略也会在某些时候被人看穿。无论是要彰显豪华、技术、运动性,还是纯粹的运输工具,每个人都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寻找差距,为自己定位,从而明确各自关注的重点。我们没有注意到这是一场革命,只是因为“身在此山中”。我们只有在几年后回顾当前的发展时才会注意到真正的变化。

我们的看法

设计作为汽车工业的一个抽象元素是很难把握的,技术的进步也经常会对设计产生影响。但有一点也很清楚:好的设计总是活跃的,并且能够顺应时代大潮。

未来的汽车会是什么样子?担心它们会变成你不喜欢的样子?我们劝你大可不必,因为制造商的使命就是不断推出令客户喜欢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