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Bespoke高级定制造诣,专访劳斯莱斯汽车大中华区总经理李龙

诠释Bespoke高级定制造诣,专访劳斯莱斯汽车大中华区总经理李龙

劳斯莱斯汽车携四款Bespoke高级定制车型亮相上海车展,全方位诠释劳斯莱斯汽车品牌无与伦比的高级定制技艺。

上海车展劳斯莱斯汽车展台展示了四款Bespoke高级定制车型,分别是:全球首秀的古思特“逸境”特别版、不久前刚在上海进行了中国首发的幻影“天魄”典藏版,时尚而动感的库里南Black Badge以及魅影Black Badge。

古思特“逸境”特别版

古思特“逸境”特别版进一步探索其所秉承的“以约驭博”设计理念,基于褪去浮华的至简完美,将中国南方园林的花窗中艺境深远但表现手法简约的冰花纹布局于车内。新车以暗灰色(Gunmetal)与欢庆银(Jubilee Silver)的搭配, 营造出独特的明暗对比车身颜色,犹如穿梭在钢筋水泥构筑的楼宇间尽览繁华,却又可随时驻足于江南园林中尊享惬意。一抹翠绿的腰线犹如园林中破土而出的新竹,把思绪和情绪带向明媚的春日。

古思特“逸境”特别版内饰更以藏青色( Navy Blue)和山羊绒灰(Cashmere Grey)打造前后排双色设计,为尊享坐乘和亲自驾驭带来独具一格的体验。车内采用优雅的石灰绿( Lime Green)对比缝线,更将该特别版车型的专属风格一直延续至行李厢——行李厢内放置一套以藏青色帆布、山羊绒灰皮和青绿色( Lime Green)对比缝线打造的Bespoke高级定制行李套装。

幻影“天魄”典藏版

全球限量仅20台的幻影“天魄”典藏版杰出地展现了劳斯莱斯灵感无处不在的高级定制。它的诞生源于时间、太空和一位改变了人类关于宇宙和自身关系认知的伟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并且又一次证明了劳斯莱斯和全球各地的客户有着难以匹敌的共鸣。

幻影“天魄”典藏版采用劳斯莱斯全新Bespoke高级定制涂料 “凯洛斯蓝”( Kairos Blue),彰显源自嫣然星空的神秘唯美与深邃幽然的卓然气场。此外,车漆还含有珠玉般的蓝色云母薄片,遇光则如同繁星一般闪闪发亮。置身车内,仰而视之,在星光顶的中央,手工绘制的脉冲星图案与细腻的光纤照明、精致的Bespoke高级定制刺绣相互融贯,凝结成为令人神往的脉冲星空顶(Pulsar Headliner)。与之巧妙呼应的“艺境藏珍”画廊,采用整块铝坯经铣削,进而以黑色阳极氧化处理和手工抛光打造100根轮廓不一的灯柱,旨在呈现时间灵感的另一维度 —— 营造仿若时光静止的错觉,呈现出灵动流转的变幻。

细节之处,窥见永恒,来自伟人爱因斯坦的真知格言——“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差别只是一种固有的幻觉”,被精美刻制于车辆手套箱处的铭牌之上。在幻影“天魄”典藏版中,为给车内营造一个不受约束的空间,该典藏版特意没有装配钟表: 不受时间的束缚,外界的压力和苛求也可抛诸脑后。”车门内侧则闪耀旋转的群星图案,通过撞色皮革中数百个透光孔洞,营造出极为深邃且精致的视觉效果。

库里南Black Badge

库里南Black Badge的 Bespoke高级定制设计师从 Fender Stratocaster吉他、伊姆斯摇椅等杰作中汲取灵感,为这一款展出于上海车展的库里南Black Badge车身大胆地启用Bespoke高级定制嵯峨绿( Segano Green)配色。

这款充满活力的劳斯莱斯SUV内饰则以Bespoke高级定制的静谧绿(Serenity Green)与对比鲜明的极地白(Arctic White)为配色,辅以色彩交织的科技纤维饰板作为点缀,精彩展现了Black Badge系列颠覆性的色彩设计。

魅影Black Badge

魅影Black Badge由劳斯莱斯设计师、工程师和能工巧匠组成的Bespoke高级定制团队从颇具戏剧性的色彩中收获灵感,不仅为这款魅影Black Badge赋予双色的Bespoke高级定制GT蓝(GT Blue)和极地白车身,更辅以手绘锦鲤红(Koi Red)腰线和图案为车身进行点缀。

该款魅影Black Badge 内饰部分由麝香兰色(Muscari Blue )与极地白巧妙搭配,不乏锦鲤红色彩融贯其中。为进一步烘托车内气氛,其车内星空顶特别选用了红色星光。不仅如此,魅影Black Badge的科技纤维格栅更以手工绘制的几何图案为点缀,这一设计巧思的灵感来自夜空映衬下的摩天大楼窗户。而后排座椅中间部分采用的精美刺绣装饰不仅与车外图案相互呼应,座椅底座和后背滚边刺绣棉线更通过与车内配色相搭的麝香兰色、极地白和锦鲤红来进一步强调颜色的反差感。

鉴赏完这四款Bespoke高级定制车型,我们对劳斯莱斯汽车大中华区总经理李龙先生进行一次专访,针对这几款车型背后故事与未来劳斯莱斯汽车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度探讨。

Q.劳斯莱斯在中国第一季度的表现如何?中国市场跟全球市场相比有怎样的特点?中国超豪华汽车市场里消费者呈什么样的特征?

李龙:首先我说一下去年,虽然经历了去年年初疫情的突然爆发,但去年下半年奢侈品市场恢复的情况远远超过所有人的预期。我们大中华区在去年疫情笼罩的情况下达成了有史以来第二好的业绩表现。考虑到首先是古德伍德工厂因为疫情停了两个多月,第二是去年我们主力车型古思特经历新旧款的更迭、供应不足。基于这些情况来看,这个业绩表现可以说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

关于客户群体,去年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现在客人比较年轻。去年全年平均下来劳斯莱斯在中国车主年龄39岁,30岁以下车主去年占到16%,我们客户的个性化诉求比以前也高了很多。我们去年Bespoke高级定制营业额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我们不是量产车品牌,也不太喜欢过于关注销量。今年一季度比去年同期增长260%,当然,去年第一季度基数比较低。目前劳斯莱斯中国区销量占全球比重的30%。今年第一季度开始,中国已经是劳斯莱斯全球第一大市场。

年轻是中国消费者的主要特点之一。随着过去几年财富的增长,我们的艺术人文鉴赏力也增强了很多。五年之前,我们车展的展台上还是黑色车身展车居多,强调端庄、稳重,现在的展车则是可以有像薄荷绿(嵯峨绿)这样的车身颜色,所以这也能体现整个品牌的一些变化。此次车展的展台我们采用了品牌最新的视觉效果。现在这个展台给人感觉不像传统汽车,更像是奢侈品。我们对未来不是把自己定位为超豪华汽车产品,希望大家提到劳斯莱斯的时候,首先的印象是一个奢侈品。这是我们过去几年做的工作,现在开始慢慢体现出效果。

Q. 劳斯莱斯的目标客户您觉得有变化吗?

李龙:我们一直觉得没办法给劳斯莱斯的客户群体做画像。我做汽车这么多年,其实所有品牌所谓定位的目标人群和真正买车的人并不完全一样。我们致力于还是做一款好的产品。可能有的产品有特殊的功能属性侧重,有些只为给年轻人用、有的老年人用。真正的好产品,比如说像劳斯莱斯,无论8岁还是80岁都觉得好,让人很快可以喜爱上这个产品,这是做产品过程中我们希望达到的目的。

Q. 近几年劳斯莱斯与中国的元素结合越来越多,目前中国市场总体销量中客户定制的比例占多少?目前客户对幻影“天魄”典藏版线上订车的反馈怎么样?未来在营销方面有什么新的举措和变化?

李龙:关于幻影“天魄”典藏版的线上销售活动,据我昨天看到的,现在注册登记想购买这款车的客户将近300人。当然我们有严格要求,例如注册号码和最终签的购车合同一致,是不能更改的。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线上销售。澄清一下,昨天好多媒体说20台限量幻影“天魄”典藏版已经卖了,这不准确。20台车是全球的配额,大中华区是8台,中国大陆是7台。这2台车是上海车展期间的展车,只有通过线上渠道才可以买。线上购买也是符合中国年轻消费者习惯的做法之一。对于我们也是一次尝试。包括在恒隆广场的幻影“天魄”典藏版线下快闪展厅,我们融入了定制个性化电音。现场你可以定一首专属自己的电音,有个设备直接把音乐转化成视频。很多年轻人喜欢自拍,这便让其具有一定的互动性,这是过去几年我们在中国市场所推行的沟通方式。

这两年劳斯莱斯Bespoke高级定制最大的特点是标签化、脸谱化的中国元素越来越少了。以前大家一提限量版都是耳熟能详的主题,例如中国红、青花瓷、梅兰竹菊、龙、凤。但这两年我们采取的是更有趣味和探究性的定制主题:选择一些中国文化元素里的符号,并以更加现代的方式将其表现出来,这样可以让定制车型有一个有趣的主题故事性。我觉得具有主题的定制是未来最主要的特点,不像以前标签化绣一个符号在上面。过去几年客人国际化水平更高了、财富增长以后,鉴赏水平、定制化水平比以前高很多,我们也要随之进行自我突破。

Q.劳斯莱斯是不是也追求动力表现跟其它豪华品牌的差异化?

李龙:其它豪华品牌公众性的属性比较多,这一点劳斯莱斯和其他品牌不同。客户问关于动力的问题时,回答就是“够用”两个字就可以了,因为动力参数的差异化真的不是他们的主要诉求。比如奢侈品包的定制,讨论更多的是用什么材质、搭配什么颜色、用什么工艺、在哪个地方体现专属的个人特点。主流的劳斯莱斯客户所关注的也不在于动力参数、加速等等。所以这是我们和别的品牌不一样的方面。

Q.静音性是全新古思特的特点之一,能不能介绍全新古思特在车辆声学方面应用了哪些技术或解决方案?

李龙:首先,古思特跟幻影一样应用了我们的奢华架构,这也是劳斯莱斯自己的平台。这个平台第一可以满足不同车身底盘,未来所有车型都是基于此的,所以它给我们很大灵活性。其次,铝平台隔音性比钢的平台要好。第三则是符合我们的制造理念,铝平台有不同的铝材,必须手工加工出来,不能做大规模的生产,体现了像劳斯莱斯这种不做量产车的制造理念。

我们为发动机配备了双重隔板,保证发动机噪音不到车身里。整个车子用了超过一百公斤隔音材料,包括轮胎、玻璃,玻璃内,这些都最大程度上保证了车辆静音性。很多人都在做降噪,但是我们某种程度上的工作其实是保持它声场的和谐一致:有些零件如果共振频率让人感觉不舒服我们会把零件换掉。而且这台车出来以后,因为测试车太安静了,坐里边有点眩晕的感觉,所以我们调了零部件的共振,让你共振感觉到比较舒服。所以静音性一直是劳斯莱斯的特点,这款车也是目前来讲科技含量包括静音性最好的一款劳斯莱斯。

Q. 劳斯莱斯有没有电动化上的考虑?

李龙:现在电动化对于每个品牌,都是必选题,所以我们也已经明确宣布,未来十年我们所有产品会全变动,但是我们不会采用混合动力,而是会直接采用纯电动,包括像自动驾驶、人工智能,未来比较看中的车辆互联科技。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其实有个概念车,已经演示了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的技术。

Q. 劳斯莱斯作为顶尖级的超豪华品牌,其与电动化之间将是怎么结合?

李总:两个层次:首先,未来发展趋势,人是改变不了的,这个社会在进步,电动化也是一样的。但是作为超豪华来讲,尤其对于劳斯莱斯来讲我们现在处于相对比较好的阶段,现在大家对于劳斯莱斯的认知是奢侈品,而不单纯是汽车。未来电动化阶段尤其是量产车和超豪华车最大的区别,是量产车消费中,你做的是单选题,你有四款看中的车型,你买的就是那一款,上班要开、下班要开、去什么地方都要开,没有使用场景。超豪华是有使用场景的,你可以同时有ABCD四款车,根据不同的使用场景你会做不同的选择,所以这点上超豪华车跟量产车还是有挺大区别的。

Q. 您觉得有没有必要向公众传播劳斯莱斯产品中故事性,对于劳斯莱斯来说,是主动传播比较好,还是只是待少部分人主动前来了解,处于被动营销模式?

李总:我觉得在中国市场,这两种都需要,这个车子你希望即使不是你的购买人群但也是品牌受众人群,现在的品牌要变得更互动一点,更谦逊一点,比如说在网上每个人都是自媒体,需要变得更加开放一点、大度一点,允许不同的人发表自己的观点,特别是像我们这种品牌。

另一方面有一个引领作用,此次展出的Bespoke车型就体现最高的Bespoke定制水平,某种程度上不是卖一两台车,还有一点是告诉别人这个品牌的制作工艺、审美诉求、人文方面的哲学思考和价值认同等等,做到这个阶段不仅仅是做单纯的产品,有的时候所谓的做品牌,传递更多的是一种品牌的价值理念,并要看这个价值理念跟你的目标受众是不是一致。

很多人问我怎么卖车,做到劳斯莱斯汽车这个阶段,我们并不想追求所谓的热销,这是相互选择的阶段,因为从功能来讲没有人需要一定去买一台劳斯莱斯,有的客人买一台车子只在重要场合才用它。比如有人买昂贵的珠宝一年才戴一次,这是一样的。奢侈品都有非常特殊的使用场景。当大家对于美学认同、对于车子设计有共同理念时,我们乐于看到他选我们的产品,而不是进行引导型销售。

劳斯莱斯的主动推广不是以卖车为目的,而是让更多人更好了解品牌。我们做行销不是单纯卖一款车,当然这个是最终结果,但是我们做的营销最重要的是让更多人理解这个品牌、喜欢这个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