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阿斯顿·马丁Valkyrie

一千零一夜:阿斯顿·马丁Valkyrie

V12自然吸气发动机,1015马力,最高转速11 100转/分,系统功率1155马力——这梦幻般的阿斯顿·马丁Valkyrie让我们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所以我们干脆驾驶它穿梭在夜色里。

一抹亮色在路上全速前进!方向盘边缘闪烁的LED换挡灯与速度表和转速计的数字争相辉映。刺耳的高转速尖锐声响从后部席卷了酷似勒芒赛车的驾驶室。在巴林沙漠中一级方程式直赛道的起点到终点,阿斯顿·马丁又进一步抬高了它V12发动机的嘶吼声,就像将兰博基尼的歌声缩减成了一首晚安小夜曲。9000、10 000、110 00转,280、290、300公里/小时——能上路的赛车还有谁比阿斯顿·马丁更快吗?

这辆中置发动机英国跑车的风格更像一级方程式赛车,而不是公路车。以空气动力学为例:四级前翼的两个空气导流板,连同上部的尾翼轮廓,在全负荷下正以闪电般的速度摆动到最流线的位置。就像在顶级赛车运动中一样,隧道形扩散器轴中带有DRS(减阻系统)的可移动元件支持主动空气动力学。

Valkyrie能将你迅速带入迷人的旅程。它源自2014年12月29日由F1设计大师艾德里安·纽维在红牛车队位于米尔顿凯恩斯的一级方程式工厂绘制的第一批图纸。阿斯顿·马丁和红牛车队的超级跑车合资项目始于2016年7月5日,项目名称为AM-RB 001。自2021年以来,共限量生产了150辆Valkyrie,每辆成本为250万英镑。阿斯顿·马丁Valkyrie车辆工程主管詹姆斯·曼纳斯如是透露:“红牛车队的主要贡献是空气动力学套件,其中最大的功臣是艾德里安·纽维。他在设计车底时,向当时公司里最初仅有的四个人展示了车底的设计。然后我们告诉他,在设计公路车时不用像为F1设计赛车时那样对设计守口如瓶。我们还不得不在服务周期方面与红牛进行接洽。他们希望每隔25 000英里就更换一次尾翼。因此,我们不得不重新设计和加工许多部件。”在这个开发项目中,红牛和阿斯顿·马丁各派出了75名员工,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实际上已经打通。

今天一切都不同了。让我们从车门开始。如果你知道“芝麻开门”的正确打开方式,就知道在边线下按一个按钮,鸥翼门也就打开了。勒芒赛车的经验在我初探此车时派上了用场,让我想起了我对勒芒赛车的胜利者保时捷919的测试。

出于空气动力学原理的考量,碳纤维外壳被设计得极尽纤薄,因此两把座椅分别向对方倾斜2°。这辆超级跑车有400多个部件来自3D打印机,主打的就是轻量化结构这一主题。其激进的减重方法带来了令人惊愕的结果:车身重量只有1270千克。

多么棒的雕塑感方向盘——不仅是形状,还有显示屏和许多开关,看起来更像是一级方程式赛车而不是公路跑车。当启动点火装置时,方向盘上的显示屏显示出一个圆形转速表的模拟图标,刻度高达12 000转! 这又是今日的标语:速度不会再高了!

“这是迄今为止为公路跑车配备的最强劲的自然吸气发动机。6.5升的V12发动机在每分钟10 600转时产生1015马力。我们说的是发动机的转速。转速限制器在11 100转时才启动。如果1015马力还不够,我们还在上面增加了一台电动机。这使得总功率达到了1155马力。”曼纳斯解释说。

稍微惊叹一下:这辆P2混合动力车是我目前可以驾驶到的转速最高的汽车。转速达到每分钟10 000转的经历只有过一次,那就是2011年推出的客户定制的名为路特斯T125的F1赛车,那台基于印地赛车的自然吸气V8发动机转速达到了每分10 800转。我现在的心情是满怀兴奋和敬畏。连续按三次启动按钮之后,这台由Cosworth开发的V12发动机就开始像一头饥饿的狮子一样咆哮,它仅重213.8千克(要知道DB1 的V12发动机比它重106千克)。

方向盘上的开关可以调整驾驶程序和ESP水平,为此可以选择“城市”“运动”和“赛道”模式。曼纳斯后来谈及这辆拥有47米液压管线的阿斯顿·马丁时解释道:“在这些模式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改变你所获得的下压力、行驶高度及减震器的阻尼。主动空气动力学系统和主动式悬挂通过相同的液压系统工作。”。

8.4千克重的轻质碳纤维车门由软关闭功能拉紧。车门和头盔之间连一张纸都放不下——不适合幽闭恐惧症患者。踩下刹车,拉动右边的换挡拨片,方向盘显示屏上的“N”就变成了“1”。然后,后轮开始驱动这辆车前行。你不用担心会熄火,因为这款车的设计放弃了离合器踏板。当V12发动机还在怠速状态下酝酿时,电动机将车速从0提高到了15公里/小时。而在那之后,V12发动机才真正进入状态。

第一次在Valkyrie上开足油门?这让我想起了我的649马力却仅有650千克的一级方程式赛车。那辆功率重量比为每马力1千克的一级方程式赛车在当时是如此凶猛,当你第一次踩到全油门时,就不得不喘息着努力让自己平复,努力让油门一直保持踩到底的状态。Valkyrie是最接近这种加速体验的公路跑车。这也难怪,它的功率重量比只有每马力1.1千克。

三挡、四挡、五挡——凭着听觉换挡只在有限的范围内起作用,因为耳膜能感知与控制的转速极限为每分钟9000转。如果凭着直觉换挡,那么你一开始就换得太早了。换挡灯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两个绿灯,三个红灯,四个蓝灯——当所有的LED灯都闪烁时,清脆的换挡就必须跟上。

当然,也有换挡更快的自动变速箱或双离合变速箱,但是Valkyrie却优先考虑了来自Ricardo的顺序式七挡变速箱,因为它的空间要求更小,重量也很轻,只有88.6千克。在拉动换挡杆后,你的颈部肌肉会颤动,仿佛是在用点头确认粗暴的换挡。

之后,当保时捷911 GT3 RS的4.0升发动机已经发出仿佛要爆裂的尖叫时,这辆超级跑车又将煤块铲入火炉,让这声音炸裂。很难想象它是如何在9000转和11 000转之间推进的!从外观上看,Valkyrie比任何其他批量生产的跑车都更接近过去一级方程式赛车时代的V12高转速的尖锐声音。在驾驶舱内,阿斯顿·马丁上方是声音的狂欢,其声音是如此震耳欲聋,如果没有耳塞,耳鸣的几率比在摇滚音乐节还要高。V12发动机的声音在这里与变速箱隆隆的机械声和赛车般的振动混合在一起。

封神的油门响应以及奢侈的转速快感让一切显而易见:从赛车运动员的视角来看,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动机概念依然是自然吸气发动机。在1090米的直道上全速前进,同时仍按下方向盘上的ERS(能量回收系统)按钮。阿斯顿·马丁厂方赛车手达伦·特纳曾三次获得勒芒耐力赛的冠军,也是最近的戴通纳耐力赛GTD组的冠军,他提示说:"这能让你每圈多出100牛·米的扭矩。”

看到标志提醒距1号弯还有200米,在它之前约50米处就要刹车了。最初的几圈需要先适应一下踏板,因为没有制动助力器,你必须像练跆拳道一样极力踩踏,而且踏板的行程也有些长。此外,为人称道的是碳纤维陶瓷制动系统的减速度高达17.5 m/s2。米其林Pilot Sport Cup 2 R N0轮胎的滑抓地力和极高的下压力都有助于豪横的刹车。

詹姆斯·曼纳斯在快速圈结束后解释了主动式空气动力学在不同驾驶条件下提供的下压力:“如果你全油门驾驶,并启动DRS,在运动和赛道模式下,我们在时速200至355公里之间会获得一个600千克的恒定总下压力。在弯道中,我们将下压力增加到750千克——在赛道模式下的时速220和355公里之间。在赛道模式下制动时,所有的主动性空气动力学元件都会发挥最大效力,于是在时速355和220公里之间你会获得1100千克的下压力。”

在巴林大奖赛的赛道上,由于几乎没有高速弯道,下压力主要是在三条长直道后的刹车时发挥作用。在狭窄的弯道中,Valkyrie就像在流水线上一样摇出了高达1.55g的横向加速度值。不仅座椅位置只比沥青路面高出一个烟盒的高度,而且转向精度也很高,感觉就像在赛车原型车上一样。电动液压转向系统(转向比为13.93 : 1)也以精确的反馈和不弱的方向盘反力勾勒出赛车运动的风采。

Valkyrie在临近极限前一直是个爱玩的孩子。而在极限时却非常清楚需将多少动力输出至后轴上。不仅在负载下而且在负载变化时这辆混合动力车也倾向于过度转向。

我们首次被允许用测量技术记录单圈时间。Valkyrie以2分01秒0的成绩轻松地刷新了公路跑车的赛道纪录——快了11秒! 在巴林2022年WEC比赛的第一次自由练习赛中,它只比顶级超跑慢了9秒——注意,它用的还是公路轮胎。在这个非同寻常的测试之夜,我们得出了明确的结论是:“速度不会再高了!”

阿斯顿·马丁Valkyrie

车身

双门双座跑车,长4506 mm,宽1920 mm,高1060 mm,轴距2768 mm,整备质量(不含燃油)1270 kg

动力系统

V型12缸汽油机,排量6500 cm3,最高功率746 kW(1015 PS)/10 600 rpm,最大扭矩780 Nm/7000 rpm,电动机功率/扭矩105 kW/280 Nm,系统功率/扭矩849 kW(1155 PS)/925 Nm

传动系统

后轮驱动,7挡序列式变速箱

底盘悬挂

前后双叉骨/主动执行器控制行驶高度,陶瓷盘式制动器(前420 mm、后385 mm),

轮胎规格:前265/35 R20,后325/30 R21,米其林Pilot Sport Cup 2 R(选装)

行驶性能

0~100km/h加速时间 < 3.0 s,

最高车速 355 km/h,

综合油耗(WLTP) - L

基本价格

约2 700 000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