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典与现代间徜徉:BMW ISETTA和MICROLINO的斯图加特之旅

在古典与现代间徜徉:BMW ISETTA和MICROLINO的斯图加特之旅

早在1959年,BMW ISETTA就是这样:折叠车顶,80个组件,每一处接口都有缝隙。而在如今的城市里,太多的金属板会令人讨厌。是时候生孙子了,它的名字叫MICROLINO。

从小事做起,这是我的生活态度。因为要在这本具有75年历史的古老杂志上讲述我第一个真正的故事,所以我在“应该驾驶哪辆车前往地狱般的纽北赛道”这个问题上犹豫不决。是Goggomobil,还是。在前往纽北赛道之前,我刚好联系上了我的老熟人彼得。

彼得就职于MICROLINO公司,他自豪地说,第一批带有新的电动机、独立车身和独立悬挂的原型车很快就可以驾驶了。ISETTA、MICROLINO,我的想法变得清晰:我可以驾驶ISETTA从斯图加特到苏黎世,然后再驾驶 MICROLINO从那里回来。有了这个想法,我就致电MICROLINO的老板们,欧博特(Ouboter)家族。他们糊里糊涂就向我这位来自斯图加特的热情来电者承诺,可以支持这个项目。

命运的巧合:BMW公司刚刚用漂亮的双色漆修复了一辆ISETTA 250出口版,他们及时为我们准备好了这辆车。谢谢你,慕尼黑! 在1959年,出口版意味着类似于轿跑车的车顶线条,可以滑动打开的车窗,以及出自250型单缸摩托车发动机的高达12马力的动力。该发动机由风扇进行冷却,而不是自然风。BMW公司派来的机械师塞普将这辆小车从一辆大卡车上移下来,并对我说:“离合器没有半联动点,因为控制它的钢索太长了。1挡的位置是先往右再向下拉。如果你觉得方向盘手感比较重重,那说明门没有正常关闭。它向前打开,方向盘也随之移动。跳到座位上,关上车门,整个动作很像一只猴子。拉下阻风门,转动钥匙启动发动机,踩动油门,250就开始锤动了。”“锤动?”“哦,是的! 大声震动、哒哒作响,这就是我所说的存在感。踩下离合器踏板,哧地一声,挂上一挡,跳一下,车就开动了。”

赛普鼓励我:“如果车子开动了,那么你就成功了。”我还没开动,再踩油门,将离合以每次1/10毫米的方式放开,跳动,啊,成功了。250喘着粗气,更大声地敲打着转速表,哧地一声,推入2挡,小小的VDO速度表上的红色小指针已经在40上下摆动,这是斯图加特的极限车速,因为我们想迅速往南开。现在全油门,将变速杆从3挡挂到左前方的4挡,车内甚至能听到风声,这是我没想到的。现在发动机以120分贝咆哮着。它的力量已经到了极限,我也是如此。不知为何,感觉车里的一切都在共振。方向盘、座椅、金属板,还有我的脑细胞。

一些令人不安的事情将我从短暂的迷茫中拉了出来。在后视镜里,我看到了“斯堪尼亚”这几个字,和车尾可爱的后窗一样大。我已经放慢了速度,然而那个卡车司机还是恼怒地超过了我,还好我没有听到他嘴里的脏话。没有关系! 很多次,我都不得不在突然进入超车道的卡车后面狠狠地刹车。在他身后,我手忙脚乱地保持着ISETTA的方向。

它向左或向右摆动,我转动着方向盘,保持着平衡。转向很重,摩擦力大,但门应该是关着的吧?110公里后,我需要休息一下。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加满了4.4升油,这小家伙还是很省油的。过边境时下起了雨,雨刮器在挣扎,暖风装置将很少的热空气和难闻的废气混合在一起送进车内,好在我们有两扇滑窗,能够转换空气。尽管如此,在250公里之后,我已经筋疲力尽,但是还有一点骄傲,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瑞士持续全速行驶。现在我可以欣赏到MICROLINO的所有风采了。欧博特家族的父亲维姆与儿子奥利弗和梅林自豪地展示了他们手工制作的原型。它与ISETTA的相似程度超乎想象。


现代:MICROLINO


凭借其巧妙的设计,MICROLINO掩盖了一个事实,其实它比其前辈更宽、更高、更长。因为有弹簧辅助,它的前门可以优雅地旋转打开,而转向柱则保持静止。尽管如此,你可以很容易地爬到它的后面,甚至现今体形高大的人也能轻易做到,而不像ISETTA那样的设计,更多地是为矮小的德国人适配的。总的来说,内部看起来很豪华。左边没有控制变速箱的变速杆,而是有一个旋钮,用于前进、倒车和停车。其余的操作由加速踏板控制,它控制着活泼的电动机。拉动门上的拉环就可以关门,而且在最后一厘米,还有软关闭装置会将门自动关紧,非常不错!

欢迎来到数字时代,车上有一块显示屏展示耗电和车速信息。MICROLINO的电力驱动系统将动力收放控制得恰到好处。它平稳而安静,不需要换挡或以任何其他特殊方式操作。如果你愿意,这个小家伙也可以很活跃,踩下踏板,风景就会扑面而来,呼啸而过。更重要的是,这辆灰色的电动车有一个真正的底盘。每只车轮都有自己的悬挂,由摆臂和弹簧支柱组成,以保持行车方向。所以我能用非常快的速度过弯。

反观ISETTA的10英寸小轮子,在每一个坑洞中都会发出隆隆的响声,滑动的前摆臂与刚性的后轴并不相配。因此,即使在弯道缓慢驾驶,也会让人产生恐惧。由于刹车效果极差,下坡时恐惧会增加,如果遇上急转弯,我的眼睛会睁得大大的,手和额头会不由自主地出汗。

创伤科医生可能正等着我呢:“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开车到施瓦本阿尔布,然后刹车失灵,在弯道上我以27公里/小时的速度翻车了!”“明确的病症,严重的ISETTA恐惧症,换一辆保时捷Panamera开50公里才能让你痊愈。”

现在回想起来,我确信,在车里能经历的最危险的事情已经不会发生了。相比之下,我简直难以表达今天驾驶的这辆当代城市微型车是多么让人轻松。能不能调皮地转弯?或者在红绿灯前跃跃欲试?让27马力的动力全部涌向后轴?当然可以! 这是一辆汽车,体积虽小但制造巧妙。


用于爱抚


它的模样惹人喜爱。在某些适合的地方还引用了前代的设计(大灯和滑窗),但看起来一点儿也不老套或过分复古。内饰甚至非常别致且有档次。前面的防撞箱增加了安全性,大型灯带提高了这辆瑞士微型车在夜间的能见度。

如果政治家们能将数十亿的补贴不仅用于大型电动汽车而且用于电动微型汽车的推广,那会怎样?在拥挤的城市中,它们将是实用的电动购物车,同时方便停车,无噪声,无排放。可惜政治家们还没有听到小矮人的召唤。彼得对欧博特家族的策略深信不疑:“大牌车厂通常不会涉足‘微出行’,而我们是一个小而快的团队,我们的方案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并能很快交货。”


我踏上了今天的最后一公里路程。下坡进入斯图加特盆地,摄影师迪诺抓拍到一些漂亮的夜间驾驶照片。MICROLINO以36%的电量行驶了足足40公里(由于时间有限,来不及充电),其余旅程是在拖车上完成的。每个人都从小事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