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未来:加油站也得“三头六臂”

走向未来:加油站也得“三头六臂”

石油行业正面临和汽车行业一样的挑战:技术研发的方向在何处,客户的需求在哪里?

当谈及石油行业和加油站的未来的时候,Bearing Point 的专家有时会在下列情况下进行比较:这些技术咨询公司的专家认为,虽然全球气温正在缓慢上升,但人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石油行业的瓶颈也在逼近。妮娜·伦顿(Nina London)和金斯·拉什科(Jens Raschke)为专业报刊《欧洲石油快讯》进行分析:“目前这个行业给人的感觉是市场压力还不够大,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推进一些必要的举措。”

不仅仅是汽车行业在替代燃料驱动、数字化和自动驾驶领域面临颠覆和多重转型的挑战,根据Bearing Point的说法,石油行业正“处于一个行业基本转型计划中” 。与其相关的关键词包括企业脱碳、可再生能源及电动汽车引起的需求变化。

来自石油行业的好消息是:根据咨询公司的说法,过去曾获得的利润率意味着它有足够的经济潜力去投资新技术和商业模式,因此能够在新的竞争者面前保持自己的优势能源,并找机会进入服务业市场。根据专家估计,“能够与这些汽车制造商一争高下的目前尚未出现”。


全能型加油站


加油站行业的优势之一是拥有完善的基础设施。14 100座加油站不仅为驾车人士的车辆提供汽油和柴油,而且为周围的洗车设备和商店创造了不菲的价值。加油站是德国最大的香烟销售渠道,对很多人来说,在加油的时候顺便买一些饮料和食物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大约600万人每周至少在“加油站”而非超市进行一次购物。

在与德国航空航天中心 (DLR) 交通研究所的联合研究中,市场领导者Aral提出了2040年加油站的理念:适应大城市、乡村或高速公路沿线的客户要求。研究人员假设到2040年德国的人口减少500万,汽车数量也会有所下降,大约为4300万辆,但行驶的公里数将明显增加,尤其是在乡村地区,与2010年相比,乘用车的总里程为7000亿公里。如果是商用车,里程数甚至会增加一倍以上。

除了具有未来主义特色,例如打造空中的出租车停车场,Aral的蓝图还包含一些我们早已熟知的东西,例如将加油站扩展成购物中心。此外,这些加油站也会成为移动服务供应商的业务枢纽,例如汽车共享服务供应商或自动驾驶汽车中心。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加油站应适合使用不同类型能源的汽车,其中包括燃油以及合成燃料(E-Fuel)和氢气,还可提供为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的充电桩。此外,加油站也可以提供更换电池的服务。

在2019年日内瓦车展上,瑞士协会Avenergy Suisse展示了加油站未来的发展蓝图。马可·布鲁诺里(Marco Brunori)的开发理念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具有很强适应能力的圆形加油站。不同类型能源区域可以根据(长期)需求进行调整。此外,多层移动热点由商店、咖啡馆或健身中心等服务区构成,绿色内院则可作为休闲区。

目前,巴登-符腾堡州太阳能和氢能研究中心 (ZSW) 正在通过模型实验测试这种未来加油站在技术层面上能够实现何种样貌。多能源加油站实验设备的第一批组件将在海德(迪特马尔申县)打造。

由风力发电机产生的可再生电力可以直接通过电网给电动汽车的电池充电。多余的电能存储在大型固定电池中,这样即使连续充电几次也不会使充电桩不堪重负。

如果电池充满电,系统会跳到下一个阶段:绿色电力可直接用于产生氢气,以便能够为燃料电池汽车加氢。如果储氢罐也满了,系统就会产生甲烷。二氧化碳被添加到氢气中,将其转化为甲烷。两种气体在催化转化器中反应生成甲烷。天然气汽车可以使用这种燃料。如果甲烷储罐装满,那么绿色电力产生的甲烷将被输入到备用的天然气管道中。

虽然这种可提供多种能源的加气站仍然是对未来一种设想,但行业大佬目前正在推进现有网络的扩展,例如,Aral老板帕特里克·温德勒(Patrick Wendeler)计划今年安装500多个最大输出功率可达350千瓦的高性能快速充电桩。此外,壳牌也增加了柴油和汽油加油机的数量。DACH地区的加油站经理扬·托施卡(Jan Toschka)在接受ams采访时做出预估,未来在加油站将有1/5的车辆是在公用充电桩上充电。除了对充电站进行数百万欧元的投资,壳牌还将扩大氢气供应,在德国,约有40座壳牌加油站可为燃料电池汽车加氢。

行业大佬有自己的独到远见。“谈到未来的加油站,我首先想到的是合成燃料”,Allguth加油站连锁店的所有者克里斯提安·阿姆伯格(Christian Amberger)说:“目前对电力或其他替代能源的需求还没有那么多。而加油站附属的饮料店生意却一直不错。”阿姆伯格认为,这里存在着极大的销售潜力,尤其是食品店、药店或药房。竞争肯定是无法避免的,“一般来说,我们目前不应该考虑太多,例如直升机停机坪或会议室等。”


挽救销售额的商店


2020年的新冠病毒危机充分证明了商店业务对加油站的重要性。在某些情况下,燃油销售额下降了80%,在年度业绩稳定在-9%之后,商店的销售仍在继续,尤其是由于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可在下班后喝啤酒消遣的地方或通常营业到深夜的小型便利店不得不被关闭的时候。

烘焙食品、快餐和饮料行业巨头的营业额达到上亿欧元。然而,德国也有很多折扣店:在欧洲,人们在购买杂货时会更仔细查看商品价格,而加油站的商品虽然对高价商品打折,但最终价格仍然不算便宜。此外,解除关店法也意味着来自Rewe、Aldi & Co.的超市即使在较晚的时候也是开着的。

这一点与瑞士不同,在瑞士,大多数州的杂货店最晚在晚上8点闭店,有时甚至更早。这就是为什么在瑞士联邦、Migrolino和Coop Pronto的加油站里有真正的小超市,销售的商品还包括各种水果和蔬菜。售卖这种新鲜食品不仅是一个挑战,而且存在成本问题:“因为想要提供的新鲜产品越多,那么一天结束营业时必须要扔掉的东西就越多。这可能要比经营一个高档加油站还要费钱”,扬·托施卡说。


不必去收银台结账


数字化和通过智能手机支付也提上加油站运营商的议程。梅赛德斯-奔驰开发的Bertha 应用程序堪称这方面的先驱。任何用户只要在智能手机上安装该应用程序,并在信用卡上存够钱,都可以在1600多个壳牌以及约900个其他品牌的加油站加油,从而节省了去收银台付款和排队等候的时间。

通过Fuel & Go,Aral现在依靠自己的支付服务与Payback合作。在全国400座加油站试行后,该服务将推广到2000座加油站。

但是,只有拥有Payback帐户才能使用这种付款服务。在使用Fuel & Go加油之前,你必须打开应用程序并选择加油机。加油后,可通过应用程序进行支付。同时可以收集Payback积分,但也要转发数据。

在未来几年,驾驶员可以期待加油站会有更多的改进。